十二月的和弦


  “......今天午间起气温呈下降趋势,晚间可能有大范围降雪,出门请带好雨具做好防寒工作......”

  田中树接过收银员手里的袋子

  今年冬天真是异常冷啊

  这么想着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走出温暖的便利店

 

  离便利店只隔了两条街的地方,有一家乐器行,老板泷泽秀明是一名小提琴家,几年前从幕前隐退,回到东京从事幕后制作和教育行业的同时继承了这间父母经营的乐器行

  因为一个人无法兼顾工作和乐器行的经营,朋友今井翼便向泷泽推荐了两个他们都认识的能胜任乐器行工作的人

 

  田中树推开乐器行的门,门旁边的风铃因突然涌入的冷风叮铃作响

  “啊你可回来了!我饿死了!”高地从钢琴凳上蹦起来,他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弹琴,肚子响的田中树都听不下去了主动说自己要去买晚饭帮他带一份

  “下次绝对让你饿死”

  高地接过田中树手上加热过的便当,拿着乐谱跑到后面休息室去解决晚饭

 

  高地优吾比田中树大一岁,两人小时候在同一间音乐教室学习认识的,都曾在今井老师那接受钢琴指导,有段时间泷泽先生借用他们隔壁的小练习室教学生,温柔又随和的泷泽先生和还是小孩子的他们很闹得开,就这么玩熟了,那期间在今井老师的教唆下还蹭了不少饭

  和一直努力走钢琴这条路,就读于音乐名校的高地不同,田中树从小就是纯当兴趣的学着玩,升入高中就放弃了钢琴,大学就读的专业也和音乐一点也不沾边。也幸好空白的几年也偶尔会弹弹琴,没把今井老师教的全还回去,勉强过了泷泽先生的面试

 

  要说钢琴经验给田中树带来什么好处,估计就是这份兼职了,工作轻松环境良好,老板人好体贴下属,摆在店里角落里的那台钢琴允许他们使用,空闲时高地可以练琴,自己偶尔手痒也会去弹一会,泷泽先生偶尔需要个伴奏,他们也会去二楼的工作室帮个忙

  还有就是......

 

 

  风铃叮铃作响的声音提醒着店内人有客到访

  “你好,请问有什么......京本君?”

  即使看清了来人,田中树还是不免用了问句

  毕竟这和他以前见到的京本有点不一样

 

  “晚上好,田中君”

  京本大我顺着田中树的视线拨弄了一下自己刚染的金发“泷泽老师不在吗?”

 

  京本大我是泷泽先生的学生,和高地同龄还同校,只不过大我是小提琴系,自乐器行二楼的工作室和练习室装修好了后,每周会来两次,接受泷泽先生的指导,算是乐器行的常客了

  “他没跟你说吗?他今天有工作出去了”

  “我是今天临时决定要来的,想借一下用练习室”

  田中树伸手敲了敲身后休息室的门

  “优吾!把练习室钥匙拿出来!京本君来了!”

  “哦!等一下”

 

  京本卸下小提琴盒,坐在柜台边的会客区的沙发上,等待高地带着钥匙出来

  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突然被递到他面前

  “今天这么冷就穿这点也不怕感冒了”

  “谢谢”京本摘下与风衣同色的黑手套,纤长白皙的双手接过田中手里的杯子

  “还好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

  水温被贴心的控制在了摸着不烫手的温度,田中就看着京本捧着热乎乎的杯子,安静的发呆放空的样子,刚染好的金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温暖又柔软,让人很想上去揉一把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京本听到声音也回过神了,放下杯子起身

  “大我,钥匙”高地晃着手里的钥匙出现,也发现了京本的不同之处“超帅啊金发!”

  “看来我颜色挑的没错”京本接过高地手里的钥匙“我上楼了,要是快关店了还没下来就叫我一声”

  高地伸了个懒腰坐回钢琴前,弹起了肖邦的《升C小调幻想即兴曲》作品66号,田中树坐回柜台后,一边听着高地的演奏,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书,享受着在琴声中感受时间的流逝这种独特的乐趣

 

 

 

  高地把这一曲弹完,也快晚上八点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准备下班  

  明天上午还有课,今天一般会让他提前半个小时下班,收尾工作就田中负责

  走之前还指了指天花板“别忘了去叫大我啊”

  “我要是真把他忘在这了明天泷泽先生就得把我辞了好吗?!”

  高地做了个鬼脸“我先走了,明天见!”

 

  熟练又快速做完所有收尾工作后,田中树上到二楼去,在练习室门前等小提琴声停下才敲门,京本很快打开门,探出小脑袋

  “抱歉我没注意时间”

  “你要是想再练一下也行了反正我明天没课”田中树走进来无所谓的耸耸肩

  “那,你能帮我钢琴伴奏吗?泷泽老师说你也会钢琴”

  “先声明我是业余的弹的没有高地那么好”

  田中树活动了一下手指,坐到钢琴前,接过京本递给他的乐谱,选曲是《练声曲》

  调整好小提琴,京本示意了田中树就开始演奏

 

   一曲毕,田中没有失误完成了伴奏,问题是另一个人

  “你今天很奇怪啊”

  作为整首曲子主旋律的小提琴,京本却毫无感情的生硬的在演奏,以他的演奏经验和乐感这种低级且致命级别的失误很罕见

  “这种状态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回去睡一觉更实在”

  京本自顾自的收起小提琴,盖上盒盖,才开口

  “我今天把排练给翘了”

  “只要你不是用这种状态上场,少参加场排练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是大奖赛获奖者的赛后演奏会的排练,我去年成年组拿了金奖就收到了邀请”

  “没想到你胆子挺大啊,这种排练都敢翘”田中树挑了挑眉“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宝宝呢”

  “就当是对我努力的奖励,今天就任性一天,而且深泽前辈也在那,我请他帮我打了个掩护才跑出来的。话说”京本突然话锋一转“你为什么放弃了钢琴?”

  “很常见的原因了”田中树挠了挠头“始于兴趣,没什么天赋,就没想着往职业发展,况且这个行业很残酷,平凡人和天才的差距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弥补的,识时务的放弃了”

  “小时候跟着泷泽老师学习的时候,他曾问过我‘你是为什么会去拉小提琴’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没找到答案,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会学小提琴了,或许一开始是因为有趣就一直在学,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他们已经为我定下了成为职业的道路,所有人都在说着‘你有天赋’‘不要浪费才华’逼我继续往上走,但我已经走累了啊”

 

  田中树突然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遮音窗帘

  “看呐,下雪了”

  京本抬起头,看见窗外成片的白色精灵从深色的夜空降落,试图同它们娇小的身躯改变这世间的色彩

  “那你今天为什么还要来这呢”

  “本来是想找泷泽老师谈谈的,但我改主意了”

  京本走到田中树旁边,打开窗栓拉开窗户

  冷风夹着雪花涌进室内,突然的寒意让田中树打了个哆嗦

  “因为学小提琴,小时候就不让我玩雪,怕把手冻伤,唯一一次玩还是当时在隔壁有个学钢琴的混小子往我领子里塞雪然后没带手套跟他在雪地里闹起来”

  说着京本突然扯过田中树的衣服后领,抓起窗台上的积雪就往他领子里塞

  “呀啊——好冰!我知道是我的错了害得你手冻伤休息了一个月!呀——”

  “你知不知道那是我幼年组最后一年,就是因为缺幼年组的金奖我没能达成幼年少年成年组金奖大满贯!”

  “你这是什么执念啊,先前说拉小提琴累的是谁啊!疼疼——别用指甲抓我啊”

  京本把窗台上最后一点雪往田中树脑袋上拍了后才放手

  “没想到你还记得,那应该是我们之前唯一一次见面吧”

  田中树把身上的残雪抖掉,他现在后背全是融化了的雪水,冷的透心凉

  “在乐器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后来找泷泽先生问了一下才确定是你”

  “那你怎么没跟我说”

  “你要是不记得那我岂不是很尴尬。况且我刚刚才知道因为我你没能参加大奖赛”

  京本侧过头冷哼,要不是之前泷泽老师偶然提到‘你以前在我那上私教的时候还跟田中那小子打闹过呢’他才把田中树和记忆里那个学钢琴的调皮的小男孩联系起来

  “别生气了,我道歉。你当时都不从那个小教室出来玩我只是想去逗逗你”田中树讨好似的凑到京本面前“要不我把我这个人赔给你?你想拿我怎样我都没意见”

  京本嘴角勾起一个好看弧度,田中树只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扯过,下一秒,嘴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让他呆滞了

  冷风和拍到他脸上的雪花让他回过神,搂住京本的腰,毫不示弱的回应着对面人的热情,一来一去之间的较劲给了这个亲吻不一样的意味

  许久之后,两人才以分开结束这个意外的吻

  “我说过我今天要任性点”

  京本伸出舌头舔去嘴角银丝,这在田中树看来简直是挑战他的底线,伸手揉了揉对方柔软的金发冷静一下

  “你知不知道任性也是要承担后果的”

  “我知道啊”京本推开田中,拿起他的小提琴盒作势准备离开“就怕你不敢”

  “我人都打算赔给你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田中树上前牵起京本大我的手

  “你的这点任性我还是很乐意包容的”


  —毕竟,我喜欢你啊,从再次相遇的那天起

  —好巧,我也是,任性的放纵自己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倾心

 

  雪花点缀着的十二月的乐章中,不知是谁拨弄了那根名为爱的和弦,随之奏响的旋律回荡在这夜空中,越过永恒飞向远方    


评论
热度 ( 12 )

© 双份脑洞不加糖 | Powered by LOFTER